近寐遥喧 +

我的2014

终于有时间打开Tumblr记录这已经过去20天的一年。坦白的说,我对Tumblr还不太熟悉,这个以轻博客著称的工具输入框很小,又没找到自动存储草稿的功能,这篇总结其实已经起过头,但是今天要重新开始。不管怎样,不需要交费,看起来高大上,又费x工一晚上的工程时间,还是要经常用起来,但愿能早日熟悉。

言归正传,我的2014。

今天是周日的下午,v出去和高中同学玩桌游,妈妈在看电视,爸爸准备出去散步。狂风在精准的天气预报下如约而至,一扫早上的阴霾,蓝天白云在窗外那栋楼的背后显得格外清澈。我午睡到浑身发热后醒来。睡眠和体温的关系是近半年来的体会。一旦身体发冷就是困意袭来,所谓的又冷又困恐怕就是这个意思。身体由冷到热,逐渐清醒,不管是夜里那一觉还是午觉。身体发热后,人便不停地翻滚,渐渐地恢复意识,醒来,再不能入梦。

醒来后胃口不好,吃了大半个苹果,塞了一块饼干,稍稍有所缓解。怀孕后,和肚子里的那个生命最直接的联系就是胃口、膀胱和那无力抵挡的困倦。有的时候被胃弄得心情烦闷,但是一旦持续一天胃口大开,没有不适便开始担心。尚未满三个月的孕期,时不时的让人提着那颗心过日子。

这两天开始折腾看房,这件事情上,我和v开始了争执,这个话题只要一开头就不欢而散。我自己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总是在考虑以后老人和孩子的空间,感觉时间紧迫,要尽快行动。但是他却是不愿意冒任何风险,随遇而安。我曾经提过,全职在家带孩子,一个了两个。可是最近在家休息了最长一周便觉得与社会脱节,憋闷而且绝望。感觉自己转身成家庭妇女的可能性非常小。他却给我设计了一个完美的五年,生孩子,辞职在家,边带孩子边读个书,再进入自己感兴趣的领域。而这个完美的计划要在南城完成。所谓南城和北城,在帝都的人都能有感觉。而我从上学到工作,一直在北城,数数今年是第17年。离开熟悉的工作和环境,去南城,对我来说无疑是去另外一个城市重新开始生活。而且那个印象中的南城,要比北城发展落后至少十年,自然想在那里买到可以满足老人和孩子生活的空间,我们不需要在经济上有太大的压力,生活还是可以维持目前的松快。v的工作在南城,离家的路程有二十多公里,每天来回奔波,很是辛苦。我在北城工作,家离单位很近,这一点他的付出我从来没有否认过。今天他对着我大喊,“如果你继续上班,我肯定不会要求去南边,这些年我离家这么远,我有过怨言吗?”哭过一场后,我放弃了,这件事情先搁置吧。虽然,身边有很多女性朋友都说过,买房都是女人一咬牙一跺脚,男人对买房这件事情总是漠不关心,而回头看这些年,咬牙跺脚买房后房产都增值了,住宿条件也改善了。难道这个世界的浮华都是因为女人的欲望?这一切的所谓泡沫都因女人而起?

再说2014年,对我来说,对我和v来说,几乎是在排卵期和例假两个阶段中切换着进行的。经历2013年的事件后,我们的心境从愕然、沮丧到接受,身体和心理经历一次完整的恢复期。当然,真正地恢复恐怕要到孩子健康出世才能完成。在这次无法预期的恢复期中,最大的收获是跑步。

从我有记忆开始,跑步就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情,800的跑程对我来说有如地狱般的煎熬。操场那望不到的终点每次都让我畏惧不已。印象中,直到大学才勉强能够及格。上班后,状态好的日子,每天早上我会起来跑十分钟,短短的十分钟,速度非常慢,对一整天的精神都有很明显的作用。但是,5公里,这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记得我在奥森跑下5公里的那一天,内心的满足感是极其难忘的。后来,5公里变成常态,有一次没忍住还跑出了6公里,而且体力上完全还可以继续。v也在跑步中收获到了快乐,开始和我一起跑,渐渐地两个人分开跑,我不能跑的时候,他约同学一起,有一次跑出了10公里的距离,信心倍增的他还计划着进军马拉松。这是一个愉快的过程。我的速度虽然不值得一提,但是对于我个人来说,算是2014,同样也是人生中巨大的收获吧。以后的日子里,运动将会是继续坚持的一件事情。

除了跑步,还收获了闺蜜的友情。在下半年的备孕过程中,得到了d和s的指导,关于排卵期,关于激素水平,甚至到如何挂号,如何与医生沟通,这些无法从家人,无法通过网络获取的知识,在闺蜜的无缝隙沟通中得到解答。不得不佩服这些博士姐妹,知识结构严谨,获取知识的方式科学。三个人相差不到两个月的孕期,在孕育过程中又何尝不是一种缘分。

对于我个人来说,旅游一定是列在梦想之列的。v总是没有假期,有一些地方,如台湾、日本,还有欧洲,我还是希望能和他一起出行。但是没有机会也不能干等。2014年,我利用假期,和cai一起去了莫干山,和chun去了新加坡。旅途很愉快,2015年有机会,还要远行。

关于工作,2014年遭遇很大的挑战。顶头上司突然要离职,让我不知所措。但是正是这一次有一次的出乎意料,对于工作的淡定确实越加明显。坦白的说,我很在乎自己的工作,一直很在乎,我认为工作是人生很重要的一部分,在工作中虚度便是虚度人生。然而,越是在乎,越是容易迷茫。而今,我开始学着尽量的享受工作中的快乐,忽略那些虚无。有些事情是自己不能掌控的,那就尽自己可能去努力吧。2014,依旧茫然,却没有停止努力。

33岁,令人麻木的数字。愿,2015,平安顺利。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