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学那课永远学不尽的人生

最近闲暇时光会用手机上的多看进行免费试读。多看的阅读体验是不错的,版式很舒服,书的品种也很多。这两天看了白先勇的《树犹如此》,蔡骏的随笔集,每本的试读都有两百多页,不知道占全书的多少,总之足够填满一段光阴的。小说的试读不可取,散文随笔就另说了,完全可以以这种方式浏览一阵子。纯文字的阅读是愉悦的,包括昨天在知乎上读到的一篇转载于《南方人物周刊》的一篇《潘绥铭揭秘“红灯区”》,洋洋洒洒好几万字也是让我在性工作者的领域开拓了视野。可以引起人们的思考,形成灵魂上的共鸣,或是触动心灵深处存在着又无人触及的礁石,这都是文字的魅力。

爸妈下周来北京,我跟妈妈商量着休息一周再去复查。我曾经认为老爸在疾病这件事情上有些逃避,其实我又何曾不是?这些天我努力不去想这件事情,甚至在努力逃避。我很害怕看到老爸身体遭受折磨的情形,很不情愿,很害怕。可是这一天似乎在一天一天的逼近,我希望它来得慢一点,或者比我想象的要美好很多。

前一阵子跟w聊天,她说怀孕生子是人生的大事,很多该放下的要放下,我说单位没人觉得这是多大的事。她说那当然,她们医院规定孕7个月前都要值夜班,事之大小自己说了算,自己认为是大事那就是大事。这虽说不是什么大道理,但是当时于我却是醍醐灌顶。人这一生会与一些人产生交集,或长或短,或深或浅,然而真正能和你感同身受,并肩奋战的人却只有那么几个。这不是一个悲观的命题,而是很自然的现象。每个人的人生都有酸甜苦辣,从茫茫宇宙看过去,皆为沧海一粟。我们有幸来到这个世上,亲自品尝这些滋味,完成自己的人生轨迹。在历练中成长,在磕碰中坚强,努力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那个人,过自己喜欢的生活,这就不枉来到人世间走一遭吧。

说起人生的意义,生儿育女会有一些新的领悟。我问v,希望云紫成为什么样子的人。这其实有点类似于生命源头的发问。我们为什么要生孩子?结婚后生子,这似乎不是一个需要回答的问题。这是一个动物性的问题。当然,也有人坚定的不要后代,比如说波叔叔。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如此坚定。按照他的恋爱史,应该和生育能力没有关系,一定是哲学思维上,或者是心理上的决定。于我,在尚未见到云紫之时,在怀揣着她近9个月之时,只是单纯的希望她健康,无他。我跟v说,如果可以真希望那个东西长在我自己的脖子上,他说是吗?是的,这或许只是作为母亲的一种本能而已。养子才知父母恩,他们那种牵挂,那种有时让我不耐烦的关心,其实是从脐带起开始相连的挂念,自始至终。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