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夜行人(二)

        眼睛出状况前,我在一家国有企业的一个边缘化部门工作,所谓边缘化有点三不关注的味道,领导不关注,其他部门的同事不关注,客户也不关注,这样一来,大家都有点懒懒散散的,而且时不时还传来部门要被撤销的消息,令人丧失斗志。我的岗位在这近一年半的时间里更是处于可有可无的状态,有事的时候做点事,大部分时间里自己找事做,做完没人批评,也没人表扬,纯属自娱自乐。闲着究竟是不是件好事?我跟单位要好的同事抱怨过此事,但是对方传过来的态度是羡慕,确实,如果忙着毫无意义的工作,那真是不如闲着,起码还剩点精力回家做饭。只是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我明显感到自己思维变得迟缓,积累的工作经验也在一点一点的过时。借用伊坂幸太郎在小说里的说法,人在急迫的状况下才会出现超能力,当然那是指有超能力的人,对于我等平常人,又何尝不是?我真怕自己闲着闲着,闲成了一个傻瓜。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