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在北京

打车回家,不知是因为晕车还是因为一些事情或是因为生理原因,心情似乎又降到了冰点。BSS说人活着本来就没有意义,就像地上的蚂蚁,只是因为人有思维,所以自以为有意义。于是私底下一直在寻找意义的我在月初的特殊时期又蔫了。这是一个燥热的中午,燥热却无奈的心,没有可以宽心转移注意力的好事情发生,他的身体状况从来没有这么糟过,人过中年的出租车司机厌烦自己的工作,工作有起色的同事又碰到了新的烦恼,最最浪漫的朋友也陷入了大山般的工作中,只有阿婆,整整一百岁的她竟然开始长出青丝。
夜里又要起程,平静的心波涛汹涌后又要努力回归平静,生活,这样的生活,继续……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