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四手联弹

一本两个人一起写的书。一个是年近七十的女人,一个是今年五十岁的男人,前者是曾写过《往事并不如烟》却遭禁的文学家,后者是曾获北京大学十佳教师称号的法学教授,贺卫方在调往浙江大学任教未成后被北大校方派到新疆石河子大学支教,章诒和给他写信道:“到生命不可企及的地方去感受生命的渺小和孤绝”,这样的两个人联起手来写的这本书,让人在这个嘈杂的夏日倍感清凉。

显然,不同的人到同样的地方会有不同的感受,然而能够相视一笑,慰藉彼此的灵魂是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上令人满足的幸福。章诒和是章伯钧的女儿,百度百科称其为中国“头号大右派”,坦白的说我对这段历史不甚了解,还需补课,但是书里章诒和描述起他的父亲,还真是让人敬仰。她说父亲在德国留学时住进一个德国家庭,首先获益的是他的德语,其次培养了德国人的生活态度和方式。“每天清晨洗澡;永远的白色,如衬衫、内衣裤、床单,但天天换洗;问候每一个人;讲究早餐的质量;嘴含食物不说话;早晨必读送来的当日报纸;每天收拾房间,物件的摆放都有固定的位置;注重细节,细到用抹布擦拭房内盆景的叶片;重然诺,守信守时;不随便带人进门;要做事就一定要好,有始有终等。”这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生活习惯吗?真是让我有些震惊。这个世界真的好大,如果无法亲身经历,那就还是多读些书,神游世界吧。

说到书,越是对这个行业接触得多,越有些无所适从。纸质图书还能养活我们这帮人多久?会不会像人们预测的那样,在不久的将来变成一种工艺品?电子阅读果真只是一种习惯的改变吗?书店以后真的就会消失吗?哎,是我落伍啊!

今天在某电子商务巨头的库房听了一下午的培训,在为其强大的企业活力惊叹的同时,开始打消自己想要通过加倍努力求职于此的打算。这样的工作强度我怕是消受不了。还是暂且插科打诨混着日子吧。

PS:四手联弹是由两个人共同在同一台钢琴上合作演奏的一种表演形式,英文是 Piano Duet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