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一千遍,一万遍

二十八年前的明天我来到了这个世界。

对于数字我是那么的敏感。比如二十五岁,再比如二十八岁。在我的头脑里,二十五岁后女人便不再娇嫩,而女人二十八岁开始正式步入成熟。

二十五岁前,我到一家装潢很有现代艺术感觉的照相馆拍了一组艺术照,花了一笔银子,到现在都觉得很值。因为从那以后,皱纹像时尚杂志中说的那样逐渐爬上眼角,以至于每次难得的放声大笑时脑海里都浮现出褶皱的纹路,令人恐惧却无力。

理论上,明天之前还应该有类似于洗个澡啊,或者做点什么仪式性质的事情,可是显然已不会发生。今天收到v通过淘宝递来的礼物,很是甜蜜,他是那样细心,出乎我的期待。下楼取快递的时候也在猜想,会是怎样的东西呢,脑子里闪现了大把的鲜花,后来自己也笑了,花儿太虚荣,而且也不可能从上海递过来。打开盒子,出乎我的意料,嗯,我喜欢出乎意料。淘宝的卖家在产品详细说明上用心做了很多外延的展示,赋予了礼物很多的含义,接受礼物的人理所当然也就把那些感动当成送礼物人的心情。喜欢这样的用心。

花了65元置备的鱼缸套装,以两天死一条鱼的速度伤我的心,缺氧,还是寒冷?原因不明。养花养鱼门道还深着呢!

爸爸经过两天的调整,状态终于好起来。妈妈尽力想要照顾好我们两个人。一家三口逐渐在即将来临的夏日里找回曾经的快乐。给爸爸开了个博客,也打算帮他把这几年里积攒起来的家庭教育讲稿整理上传,这或许能充实他在北京的日子。

最后,上传一首歌,很好听——小娟&山谷里的居民-我的思念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