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合肥西为什么简称肥西而不是合西?

W的《黄金时代》在一阵阵的快感中翻到了尾页。确如黑舞所说我不一定看得明白的,有些地方我隐约意识到有更多的含义,却没有仔细揣摩,只是随性前行,阅读带来的快乐穿插在每一个日常生活缝隙之中,而我则一直浸淫在他的文字和思想之中。

“我们”和“他们”是不同的人,“我们”是自己人。我一直觉得自己不快乐,是彻底的悲观主义者,甚至觉得自己爱上了痛苦,如W所说,然而,这其实意味着我很在乎快乐,只是我一直在寻找,什么才会让我真正的快乐,发自内心的,而不是被外界或者自己的阳界所赋予的。寂寞的时候可以尽情的作自己想做的事情,唯一不好的就是没有人可以听自己讲故事,有人相伴时也没有什么不好,要做的不是陪着别人笑,而是让自己的笑声在空气中散发连同别人的笑声。不为无意义的事情浪费自己的精力,也不因为没有所谓的“用处”而放弃自己的快乐。

黑舞说我表达不行,逻辑不清晰,要做大雁,先摸摸自己是不是会长出翅膀,然后再喊天啊。我总是被他打击,也总是被人打击,甚或被自己打击,常常会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却又无法放弃自己的梦想过没有想法的生活,于是总是在软和硬之间徘徊,估计是很难看的样子。而这次,我对他说,我不会放弃的,摔得头破血流也是人生。他笑了,哈哈哈,好运,好运。我不懂他是等着看我笑话,还是说这一次我对自己的坚守让他放弃那种打击我的快感,或者他不停的打击我是想让我自己坚强,我不懂,也不需要懂,那是别人的事情,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总而言之,我在空中飞行的轨迹中不停的寻找自己的火花,没有放弃,但愿永远不要放弃,直至生命走向终点。“人生不过也是匆匆划过天空的一支箭,而无数人奔向他们终点的历程,就汇成了恢弘壮观的奇景。”X的blog我天天都在关注,却不再留言,因为那里有我以为属于“他们”的人,我知道他有空会来看我的箭,而且也会知道我很喜欢他的文章,那种我无法企及的高度,和我为之动容的努力。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