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on the road

我坐在机场,不想说话。很厌倦。厌倦这个人,厌倦得很。于是我不想说话,实际上也没有说话。我拿着手机坐在广告牌前的栏杆上,感觉很好。此时我希望坐在某个地方,脱离工作,脱离所谓的职责,只是作为一个人,一个简单呼吸着,饿了吃饭,困了睡觉,看看书,听听音乐,和朋友聊聊天的人。

终于在广州见到了W,很开心。虽然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我们很愉快的聊着,一起坐了趟地铁,到她生活和工作的地方。广州是个很有生活气息的城市,南方的城市似乎普遍有这样的感觉,小街小巷处满眼生活的影子。那条老街因为临着寺庙,有很多香火的小店,包括店门口悬挂着的今年各个生肖的运势,和可以解运的挂饰,非常有意思。广东人信风水是出了名的,W说她已经开始入乡随俗的参与一些这边独有的活动,她津津有味的告诉我某某大主持出国讲经布道回来后拉肚子还在她们医院住院来着,呵呵,可爱至极。

这次出门带了相机,于是那天虽然夜里几乎没睡好,清晨不到六点,我就出门来到江边,想拍拍日出时的长江。有水的城市都是有灵气的,武汉出乎我意料的美丽。在水边长大的我们对水都会有特殊的感情,这一点我是在北京生活多年后一见到水就莫名兴奋才意识到的。站在江边想着水的那头就是家乡,会有很安稳很踏实的感觉。那天早晨风很大,有点凉,堤边陆陆续续有锻炼身体的人,我端着相机,越拍越不满意。每次出门我拿着相机都会对自己很失望,我喜欢摄影作品,却拍不出好片子,实在是令人沮丧。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