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life goes on

我是觉得应该写点什么。

金树人教授说,身体在心就在,人生无常,我们应该活在当下。关于无常,他说了个很有意思的故事。他有一天去参观台湾一所小学,小学里有个九曲桥,一段白色一段黑色,小朋友不高兴了老师会带他去黑色的段上站着,让他感受自己的情绪,然后带着他往白色的路段走,让小朋友明白黑色总会过去的,过去就好了,当然白色过去了也还会有黑色,这是很正常的人生。关于地震,他说首先要让人们接受现状。下午的活动感觉收获了很多,都是些在心理学上颇有实战成就的知名专家,他们的谦和,他们的得体,他们的智慧让我感觉很舒服。心理学专业的工作人员对他的工作对象应该是去爱而不是去救助或者诊断,应该是一项个体性很强的工作而不是一个批量的项目,我们的心理学专家的姿态真的让我感觉很欣慰。这些天来灾后重建的种种问题让我很是担忧,我知道我是杞人忧天,我也知道我用这样的口气来说这些话实在是可笑,可是这是我内心真实的想法。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兴邦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祖国将走向何处,天佑中华……

地震这些天以来,我更多的是被总理和后来的主席感动,被救援人员感动,被存活下来的人们感动,所以当汽笛鸣响,集体默哀时我并没有泪水,我拒绝感同身受那些在地震中离开的人们和他们的存活下来的亲人们,就在这样的晚上,就在把内心敲上屏幕的此刻,我仍然在拒绝。聂老师说,非典期间,她给同学们出了个题目,如果生命只有六个月你会做什么,教室里安静得能听见针掉在地上的声音,大家都在安静的与心对话。为什么要问这样残酷的问题,生命真的有意义可言吗?小飞在电台里说,我们找地方捐钱,排队捐血,在救助别人的同时其实是在救赎自己。我听到很多人说,我想捐钱,我想领养孤儿……我也有同样的感受,似乎不做点什么心里很过意不去。自然灾害的无情,生命的脆弱,让我们不知所措。金钱的社会里,当我们把无限的生命投入挣更多的钱,花更多的钱,或者在信息的海洋里打发时间,或者备战于人生的各种考场时,我们没有时间也不愿意去想生命的意义。可是就在那个时刻,地球横竖摇了摇,数以万计的生命嘎然而止,生命的意义到底在哪里?谁敢说自己的心里或多或少没有震撼?这才明白袁老师所说的“心灵的地震”……活着需要有一种信念。活着的人其实每个阶段都在给自己找一种信念。如何让自己的内心平衡,如何在人生每一个阶段里找到自己的平衡点,这也许是人的本能。我们焦虑,我们忧愁,我们恐惧,我们需要活着的理由,笑的理由。大到人类、国家,小到亲人、朋友、自己,我们有太多的理由塑造自己的内心。存在到底需不需要理由?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哲学问题,或许明天的哲学课我会有所感悟,或许上帝笑了……隔壁的老人今晚很安静,祝所有的人晚安……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