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To die,to sleep

To die or to sleep, to be or not to be……
好的老师可以给学生人生的指引,能在这种课堂里有这样的收获实在是事前没有料到的。人群中高手如云,令人兴奋不已。然而当白天的喧哗退去,宁静的夜里只剩下电脑主机的轰鸣时,内心又软弱得连自己都过不了招。当然,我也知道,人往往最难过的是自己这一招。
大伯伯在电话里说她至今还过不了自己心里的坎,不敢面对曾经很熟悉的人,觉得自尊心受到了伤害。她很坦诚,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老年丧偶,又是第二次,恐怕会要承担起更加大的心理压力吧。朋友或者自己遇到困难时,我常常会说,时间会解决一切,而此时,面对一位老人,一位在我生命中从中年步入老年的亲人,我不敢让她用时间去承载一切痛苦。我也突然明白,以前安慰朋友同时也安慰自己的那个理由,是多么的软弱而无力。
上周末在书店里翻了几本类似于幸福心理学的书,有些收获。一个人如果想要快乐,想要幸福,或许是有方法可以遵循的,比如说形成乐观的思维习惯。乐观快乐的生活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呀。很多人不屑于此,包括以前的我,而现在我越来越想要,也许将来的某一天我可以做到,也许吧。
自从去年看了《阳光小美女》后,我开始很期待今年的奥斯卡获奖片,当今年看见《once》榜上有名的时候,我立马找来《老无所依》。看过之后,一头雾水,除了影片的表现手法以为,关于主题,我仅仅隐约捕捉到,世界已不像二十年前那样了。整个片子看下来让人很绝望。后来在网上看了些影评,更加惊恐自己看懂的只是很小很小一部分,其中包括男主角是否存在的问题,着实又让我狂晕一把。有电影看是件幸福的事情,多看,理解能力应该会提高吧,呵呵,但愿。
很久没更新,因为工作事务繁多。工作到第六年,在社会上打拼的勇气和能量似乎越来越小,舅爷爷过年时说,这两年什么都别干,集中精力成家。哇,要写到行动纲要里去了,也不知道两会有人专题讨论没有,明天给会上去个电话,没准是要重点突破一下子呢,呵呵,缘分这东西,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呢,命运这说法,到底是安排好了还是没有呢,who knows?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