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The way we are

     新买的鼠标每按一下发出“嘎达”的一声,实在让人不爽,鼠标这东西理论上是随便买一个,能用好几年,即便主机淘汰,它也继续工作的。但是这竟然是今年购置的第二个鼠标,而且依旧不满意,真是,说啥好呢?
     有了饭否这种叫Twitter,或者微博的新鲜玩意儿,博客就应该写得更加正式一些,类似于书评,影评啊,等等。但是我还是继续絮叨,呵呵,没关系吧。
     夜归,收伞进楼道前的那几秒中,雨打落在头上,突然有点想家。雨中的北京对我来说是陌生的,至少是久违了。就是和cai住在宽街四合院里的那个夏天,每天一场雨,还记忆犹新。似乎很久没这样下雨。中午时分,雨被大家形容得很大,没有车就无法行走似的,我也被灌输必须打车才行。走出清华大学旧经管报告厅,迎面扑来一种很清新的感觉,既然手中有伞,鞋又便于淌水,为什么不步行呢,这点雨对于南方来说,实在是被称为毛毛雨啊。旧经管报告厅,这个旧字用得很有意思,我看了半天,揣测其用意,一定是有新经管报告厅,而此报告厅又不打算废弃或更名,于是要找个字来区分,那么“老”,“原”,“前”,显然都不好,“旧”字虽然也有点怪异的感觉,但是字里行间反倒是增添了些文气,巧妙得很。今天的活动,形式大于内容,对实际工作的作用甚微,对个人来讲却是开眼界之事。一堆专家坐在主席台上,甚至还有钱穆先生的公子坐在台下,真是让人有些激动。我一定不适合做媒体工作,否则的话天天激动咋弄。
     “一个人的心灵真的觉得美的才是最值得珍惜的,其他又算得了什么?”当张岂之先生满怀深情的说出这样一句话来时,这次活动的精华也就倾囊而出了。
     收拾行李准备出差,回来后找个时间写写《天水围的日与夜》,彭浩翔的推荐。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