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Someday

睡觉前打生化危机实在是不应该,头脑一兴奋就容易胡思乱想,想想别的也就罢了,问题是又想到工作,另人烦闷。

       这是一个另人不得不浮躁的年代。晚上和两个男人吃饭,都是出版社的同行,其中一个是刚毕业那年考GRE认识的,另外一个是他的校友,九七级的。八年没有见面,我已经想不起来他的模样,但是一见面便恍如昨日。编辑是一个辛苦的职业,时间给人带来过早发白的头发,一个当年以优异的TG成绩拿到40%奖学金没有走成的人变成满腹辛劳的教材编辑,另人有些沮丧。或许沮丧的人是我,我想看到满怀出版理想的年轻人,却听一晚上大家对这个行业的辛劳描述,对通货膨胀的2011年的预测,还有他们对这个时代强者的认识,比如比亚迪的老总,史玉柱,还有腾讯。

        有的时候我问自己,需要多少财富的时候才会有安全感。这个问题并没有答案。就现在的生活而言,吃饭穿衣能随心所欲即可,这方面我的欲望并不是很大,但是想花的时候不希望自己心有顾忌。然后有一定的闲钱可以随意支配,花完还有的挣,这样也不会太心疼。这是现在的生活状态,那么以后呢?父母变老,孩子要出生,房子还需要大一点,我们的收入又会缩减,想想这些,心里则开始没底了。这两天来来回回在地铁里穿梭,满眼都是人,另人觉得恐慌。caicai说,来杭州吧,人长大些难免会觉得孤独,开始不愿意扎堆,只希望空了找三两个好友聚聚,聊聊天,喝喝茶…她不知道,她这番话对我是多大的诱惑啊。这些年在北京,交往圈一年比一年小,干脆只剩下z一人。她还没有结婚,又比较善于倾听,基本上随叫随到,给了我很多的帮助,她属于姐妹似的朋友。caicai在北京那几年,我常找她玩,和她在一起总能看到我感兴趣的世界,她属于精神领域中的带领者。她离开北京后,我只能一个人晃荡,停留在某个书店,或者某个电影资料馆,很少再找到其他好玩的地方。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