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Rise and rise again

C的父亲突然去世,从小学同学的qq群里得知这个消息后,心里很难过。刚才给他打了个电话,电话里胡乱的说着些话语,确实不知道该怎样安慰他。他说他还好,没事的。但是我知道,没事是不可能的。我们在父母的呵护下渐渐长大,却要目送他们的离去,这虽然是自然规律,但是依然让人无法接受。他说突然间感觉有很多事情要去考虑,日子必须越过越好,不能一蹶不振。是啊,一夜间就成长为家庭的顶梁柱,这样的坚强是没有选择的。

很久没看电影,昨天赶上罗宾汉首映。七点十分的场次,六点五十还只卖了不到二十张票,不知是因为世界杯开幕的缘故,还是确实冷清的市场。看到第一百分钟,人便进入昏睡状态,强行张开眼睛发现边上的女孩也睡的很香,哎。美国人拍的欧洲古装戏是否能收回成本?抛开有点唐突的剧情不说,有三点还算是有收获的。片头和片尾的动画效果感觉很好;激发我想看欧洲的历史;还有便是冷兵器给人带来的安全感。看多了现代的战争片,总是让人感到绝望,而罗宾汉里刀枪相对,放箭烧火,看得很轻松,心里也明白再怎么血腥也不会毁灭,再怎样杀戮也只是将血液浸入土地和河流,而不是留下雷管和放射性的污染。我承认我越来越厌倦工业社会的无止境生产,而无比喜欢农耕时代的缓慢。或许我该换个角度想,即便是化学合成的物质也属于地球,人类毁灭的只是生物的生存环境,而不是物质本身。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