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I heard a fly buzz-when I died

早起哭一场,吵一架,不是件值得码字的事情。

又是岁末,肿着眼睛走在上班的路上。下过雪的空气有点凉,身体很轻。夜里突然醒来,生和死异常清晰的出现在脑海里,是恐惧,我承认。想着爸妈有一天会离我而去,想着自己有一天会失去意识,脑海里格外空旷,那意识之上,头皮之下的空间被无限放大。

“I heard a fly buzz-when I died”艾米利.狄金森曾让我头皮发麻,让我费解,此时我理解了她内心的强大。

四年的时间,我编织着专属于自己的虚幻,太多次反复,我已经厌倦。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