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Hope i don't miss u

       透过机窗看见四架硕大无比的飞机整齐的排列着,北京一如既往的雾气沉沉,昏黄的灯光下那些庞然大物让我有些莫名的惊恐。在相对论的原理下,我总是很容易感受到自己的渺小,这样倒是很及时的减轻了时尚杂志给人带来的无限自我膨胀,我是个土人,我很乐意的承认。
       很久没闲逛在上海街头,这座城市五光十色高速的运转着。我熟悉的街道没有太多的变化,可是街边的店铺却以惊人的速度替换着,以至于我左转右转,不断惊奇的发现,这个店铺不见了,那个也没有了,新开的更多原来是什么来着?我左顾右盼,上看下看,街上的美女使人眼花缭乱,她们那么的时尚,那么的漂亮,持续一段时间弄得我处于无状态中,也不知是被搞得很自卑,还是在用尽脑汁学习。就像同行的同事质疑我为什么舍不得用高档化妆品,她最终解释为我没有她爱美,我迫不及待的点头同意,我愿意用这种理由来解释自己时常产生的对购物的无趣。一下南京火车站,整个人似乎就松懈下来了,街头不再那么炫目,人们的脸上似乎也洋溢着更多无邪的笑容,这座很多人都赞不绝口的城市同样繁忙却要易控得多。
       南周再一次让我有点兴奋,“如同勒克莱齐奥先前的小说那样,《乌拉尼亚》继续不断地述说着反抗现代社会,不懈追求自然原始生活状态的话题。小说中的主人公对现代文明提出诉讼,与消 费社会展开战争,通过逃离城市,穿越荒漠,踏上去往另一边的旅行,如星星一般地自由流浪,在现实中创造出了一个想象的国度,在现代文明之外的大地上找到了 一个天堂,一个理想的乌托邦……”
       期待……
       特别感谢Y,有她的陪伴,上海的两天开心极了。画皮,王宝和的蟹,中山公园的玫瑰坊……短暂的旅程一路有我们欢快的脚步,我曾经很坚定的以为同事之间不可能成为朋友,也曾经担心位置的转换破坏友情,可是显然生命中有很多美丽是注定的。X的生日让我们很幸运的得到了一瓶红酒,豆捞坊里那个湘西的男孩略带孩子气的告诉我们,“我来上海不是到饭店打工的,我是学计算机的”,祝福他。X这次倒是显得很少年,我想不起我们有多久没有见面了,可是我从来不觉得我们是在不同的城市,或许即便是时间这样强大的能量也无法把我们几个人变得陌生起来吧,一手板筋,一手管筋,过年见。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