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雪后余辉

       拉着行李走向电梯的时候,楼道里在捣鼓自行车的男孩抬头看了我一眼。第二天就要立春了,那时的北京阳光很耀眼,温度正直线上升。藏在阳光下的男孩开口说,“回家了?”我稍微有些吃惊,笑了笑,“嗯。”“家里可能比北京还要冷吧,多穿点,提前祝你春节快乐。”“谢谢……”

        我常常想,因为离家远行,增添了独自奋斗的艰辛,增添了背井离乡的孤寂,增添了和父母亲人间的挂念;而那天坐在火车上,处于返乡的大部队中,心里突然增添了一份温暖,因为离家,才有了归家的快乐……

        进退有命,迟速有时。命由我作,福自己求。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