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过客

杭州

一下飞机就听到熟悉而又陌生的浙江口音。气候很舒服,在厕所里脱掉秋裤,披一件外套,刚刚好。

caicai约我到杭州玩,却没想到我和彦一拍即合,她从上海坐火车过去,我则当即订下周末的往返机票。

住在西湖边一家名叫杭州过客的青年旅舍。屋内设施一般,外部环境却非常的好。

清晨起来骑车到苏堤。刚七点来钟,花港观鱼就开始有几个旅游团,穿过这个景点便是杭州市民的早晨。除了一队定向越野的人群,就是一些工作人员和头发稀白的老人。我穿过几个著名的坡,把车停到湖边。

上上个周末受到徐姐的影响,立即在网上订了一个瑜伽垫。徐姐是沁霖在职研究生班的同学,七一年的女人,孩子已经高中。她在北京自己经营一家图书公司,说起来是同行。她在家给我们演示每天早晨一个小时的瑜伽动作,看着她柔软的身体,由内到外散发的活力,极其羡慕。

于是我在西湖边锻炼了半个小时,享受至极。

今天爸爸求助于我,说老妈跟他急了。我为此郁闷了一阵,刚又打了个电话,看来要老妈原谅他还没那么快,算了,顺其自然吧。 v说夫妻吵架很正常,过几天就好。记得上次在兰州,他也是这样对待他父母的小别扭,似乎效果也不错。而我从小就很害怕父母吵架,害怕任何人与人之间的冲突,为什么那么怕呢?不知道。

爸爸今年七十岁,他想在乡下请客,不想收礼。我开始时和妈妈的意见一至,认为找个饭店请客省事得多,而且七十岁请客也是人之常情。想劝老爸,没想到他很坚决,说明年我要办婚事,请客太频繁。后来我也转变想法,既然是他的七十岁那就随他的意愿吧,有的时候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还是很幸福的。只是老妈如何能支持,冷战何时结束,那恐怕是他们俩个人的事情,作为女儿只能尽力,无法强求。事情总会沿着它自己的方向发展的。

今天是感恩节,感谢父母给予我生命,感谢爱我的每一个人。

再说一下≪老男孩≫,是由中国电影集团联手优酷网共同出品,这部片子的商业模式很有意思,网络时代真是无奇不有。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