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豆瓣日记

不规则的夜
2010-01-14 01:06:38
8点入睡,11点醒来,这是连续第三个晚上。
这不是我想要的生物钟,可是吃完晚饭窝在沙发里,一动也不想动,任凭瞌睡慢慢的侵蚀大脑,那个时间里人好像是被吸进某个世界,只要不做任何抵抗,随之而去便是天堂。
十一点来钟,依稀听见妈妈洗漱,意识开始逐渐恢复,声音逐渐变大,人开始慢慢的回到现实世界,一点一点变清醒,问了个时间后,便有一声叹息,哎,又是一个不规则的夜。
肚子开始隐隐作痛,女人的这种痛不同于身体任何其他一个部位的痛,搞不懂那疼痛的源头具体在什么位置,只是感觉在空间中的某一个中心,均匀的向外扩散,牵制着浑身的气力。她来临的时候,一般是不需要做任何挣扎的,手心的温度能缓解一点疼痛,剩下要做的就是静候两个小时。
v不在线,下午跟他通过电话,他很忙。没有休息日,这样从早忙到晚,条件又那么艰苦,很是心疼,可是又帮不上忙。想要他撤退回来算了,似乎又不现实,那么就各自照顾好自己吧,距离中守候或许也将是我们彼此很重要的人生体验。
抬眼的位置,水仙花像葱头一样疯狂的长叶子,过量的温度和水分很有可能导致它养分过量而无法开花。度似乎是生活中最难拿捏的东西。有的时候我们愿意放纵自己,不管不顾,那到头来就要毫无怨言的承担后果,不开花的水仙也是一种人生。但是对于普通人的我们来说,常常要思前顾后,平衡利弊,为了获得生活中的宁静。宁静有的时候会像一潭死水,但大部分的时候是我们获得更多生活体验的前提。海地的地震让人很担心,让人不由自主代入性的去体会维和部队家属们的焦急,所以干脆不看这些报道,省去更多的忧虑。
博客关闭后,又听闻Google要撤离,看来任何依赖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显然我要开始改变很多习惯了。

寒冷
2010-01-12 23:56:30
自从yo2被静止后,我写字的欲望被强迫消退,写日记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坦诚的与自己相视。这个冬天如此寒冷,情绪被凝固在半夜……

莞尔
2010-01-04 22:01:44
莞尔是什么意思,我不懂。。。
文字和照片总是让人如鲠在喉,那个叫初初的男人在路上时最常挂在脸上的是怎样的表情?他把内心隐藏得太深,偶尔的透露便宛如他文中的雪山,需要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幸运才能看到全貌。
被他追问的很是无奈,或许在将来的某一天,我可以为所有想把自己的文字印成书的人服务,用心写字的人不需要给出版任何理由。

于是
2009-12-29 22:52:55
于是我准备平息我的愤怒
于是我准备向和菜头学习习惯用豆瓣写日记
于是我窝在故意拖沓剧情的电视剧里不愿意起身
于是夜越来越深,而第二天还会天明
于是我准备睡觉进入梦里
于是新的一年马上要来临
于是妈妈已经关上灯
于是晚安

枷锁
2009-12-28 21:19:58
在一个年度即将过去的时候,用上这样的题目,实在是因为愤怒无处发泄。早就想从yo2搬家,跟着x卷铺盖搬过几次,他从yo2去net的这次我没跟上,或者说他没带我玩,于是这次看来要净身出门了……
yo2上满篇的sorry,谁都知道这次该抱歉的不是它,那么好吧,我再等待两天,愤怒的人容易言不达意。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