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藤和树

我在厕所里洗内衣的时候,突然想明白了这些天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那就是活到二十八岁为什么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和母亲相处。

妈妈到北京,今天是第三天。我的内心异常矛盾,虽然v和好友都劝我,放松一点,去接受妈妈的爱,爸爸甚至在强迫我,责怪我下班不该去打羽毛球,应该回家陪妈妈,而且还问我中午是不是回家吃饭。我也不停的劝说自己,可是一到面对面,美好的想象就开始瓦解,我完全没有办法心平气和的做大家觉得应该做的事情。

其实妈妈还是以前的妈妈,变化的是我。

从小到大,我们三口之家,妈妈一直是强势。她很勤劳,也很能干,从打扫卫生,到衣物被褥,甚至水电煤气,几乎都是她从里忙到外。我和爸爸在这方面似乎很是弱智,而且也几乎不动手。其实,从一方面来说是妈妈劳苦功高,但是另一方面来说,我和爸爸一直是让她做主,用爸爸的话来说,一家只能有一个做主的。

这些都没有问题,我们一家三口一路走来,应该说还是很和睦的,家里很少有红脸争吵的情况。

可是,为什么突然间我就开始无法忍受了,而且妈妈也有明显的察觉,有的时候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我心里也很不好过。

我在厕所洗内衣,因为明天清早就要出差,我知道如果我不洗,妈妈肯定会帮我洗的。记得几个月前,她来北京住时,连内裤都帮我洗,当时我就很不高兴,跟她说以后内裤还是留着我自己来洗。还有很多琐碎的细节,比如除了书架以外,家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她来摆放的,比如完全不需要我进厨房……

亲爱的妈妈,您知道吗,您的女儿在不久的将来就要为人妻,为人母了,到那个时候,您亲爱的孩子该怎么办?仍然都由您来照顾吗,说实话,我有点不太愿意,我希望我的家里用我和v喜欢的碗,用我和v喜欢的床单,而不是您喜欢的……

您的爱我都能理解,所以从现在起,我希望您可以教我怎样做家务活,而不是替我做,您知道吗,您来北京之前,我每天都在厨房里按照菜谱尝试不同的花样,甚至准备开始学习做馒头和面条,因为我也希望和您一样把家里弄得干净而整洁,给自己的丈夫和孩子烧一手可口的菜肴。

希望在不久的某一天,我把这些文字给爸爸妈妈看,希望一切会好起来。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