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花开花落

                               

   《Séraphine》是一部传记性的法国电影,以法国画家萨贺芬的名字命名,我不知道中文为什么翻译成《花落花开》,是因为她的画里大部分都是花吗?当然,这样的翻译比直译要吸引人得多,至少在看电影前我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位画家,也未曾见过她画的画,她的画让人心里一惊。

     季节在迅速变换,柳叶眼看着有了小指那么长,银杏也在迷人的发芽,早晚的温度虽然还低得需要穿棉衣,中午却已经俨然春天的模样了,今年的气温比往年要低一些,从昨天的云蒙山上清晰可见。

     我和v在2008年的4月5日在云蒙山相识,于是四年后的4月4日,我们开着新买一个月的车子还愿般开往山里。我找出四年前的着装,刚出门便感觉到寒冷,山里的冰雪也足以证明气温比四年前要低很多。那天天气很好,有风但是天蓝得很透彻,山里三五成群的比较多,都是年轻的模样,看起来年龄和四年前的我们差不多。

     爬山的前一天我在图书馆。很久没去图书馆,新馆建成后我只是进去转过一圈。新馆确实很漂亮,巨大的天窗在中午和下午时分靠窗帘调节着馆内的亮度,从存包、办卡到复印,各个环节都是自助的,免去看管理人员的脸色,这是我觉得较之以前最大的变化。我在暖暖的阳光下拿了几本法语教材,还拿了本加缪的《局外人》。法语虽然一直没学入门,但是却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我以此为由打算一部一部看能找到的法国电影,同时开始阅读法国作家的作品,这个计划是在图书馆突然想到的。电影我最近在慢慢看,书却是刚开始。《局外人》篇幅很短,我边睡边看,一下午看完。

     我下山的时候给v讲《局外人》的故事,这种小说很难描述情节,主人公生活在反抗规则的自我世界里,他在妈妈的葬礼上喝牛奶咖啡和抽烟的举止成为控诉他杀入的强大支持,法庭上,律师和法官自顾自的辩论,做为被告只需要确认自己的身份。这部被称为荒诞小说的作品描述的场景却那么熟悉,我们生活在条条框框的社会里,按规则笑,按规则哭,没错,这样会让我们感到安全,而不按规则出牌的人内心一定是极其强大的。

      我努力遣词造句给v讲这个故事和我的感受,快要讲完时他滑了一下,差点扭到脚,故事也就中止了。和v在一起的生活很忙碌,他有各种各样新奇的想法,我跟着他东奔西跑,很少寂寞,但有时也会觉得孤独。他总是那么快乐,而我却习惯找寻某种充实,甚至是痛苦。在电影院看《春娇与志明》的时候,感触很多。看完就想象如果我和v之间出现杨幂,事情会是怎样。恋情不可避免由热烈转向冷淡,这样一个相爱易,相处难的故事,极其平常,却被彭浩翔拍成一部很有看头的电影。结局是美好的,希望我们都找到了那个最适合自己的爱人。

    确实是很久没有更新博客,怎么说也说不过去。除了上面说的那些电影,还有影院里热映的影片,最近还看了一部《与玛格丽特的午后 La tête en friche》,很好看。

     这两天上班的路上在构思一篇微小说,哈哈,争取实现。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