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离开

     很久没有离开自己两点一线的生活,去做点什么留给回忆的事情。总是以大风和低温为理由宅在屋里,配合着太阳重复着恢复体力然后耗尽的劳动。眼睛一直有点发红,却找不到太多不用眼的事情可以做。caicai说一个人的话就多看看书吧,她现在似乎只有看连续剧的时间了,也很好,不是吗?《冰与火之歌》到第二卷似乎进入一个凝固期,我总是希望能从文字里触碰到心脏,如同希望在音乐里抚慰心灵一样。我在担心什么?担心自己做的不好吗?真是有点可笑。渺小如我,何苦如此苛求?等春暖花开的时候,我要离开我的椅子,去旅行。
     那天看X翻译村上的演讲稿,着实有些汗颜的感觉,那种距离还真不是一星半点。今天和新来部门的同事聊天,发现她竟然如此优秀,我以前对她的了解很少,或是她这几年学习了很多的东西。不管怎样,有优秀的人同行是件幸运的事情,虽然我常常因为同伴的优秀而深感自卑。
     v到一百公里开外的地方填坑去了,不知道几点能回来。离他回来的日子越来越近,我却越来越少去念想和他见面的情景。网上有一句话有点意思,“一个字看得久了,就觉得不认识,喜欢说得多了,也像是在骗自己”。虽然当朋友问起他时,我常常回答还没谱的事,而当有人质疑靠谱吗,我又回答感觉还行。他已经很少想起来看我的文字,说不清楚为什么,或许因为我每天都黏在电脑前的椅子上,或许因为他对文字没有特别的感觉。那天聊起汽车,他突然说道:“手动挡的好,一个手握方向,另一个可以握着你”,虽然连他自己都有点怀疑原创性,但是还是真真实实的被这句话感动了。不管因时差和彼此熟悉而带来的陌生感如何时强时弱,也不管我们之间是否因为网络蒙蔽了很多问题,我仍然祈祷我们之间有相爱的运气。关于《The Notebook》的文字写了一点删掉没发,文字常常因时间位移而消失不见,让人感觉很无助。这似乎是我看过的最浪漫的一部爱情片,或许跟心境也有关系,或许因为那天是情人节。最为感动的台词似乎没有什么影评提及,所以也转不了原话,大概内容是,the man talked to the woman,我不怕和你吵架,我不怕伤害你,因为我知道两分钟后我们会和好如初,我知道,I love you, forever……
     但愿我从此开始相信爱情。
     为了做功课,下载了许巍的所有专辑。直到听到《在别处》这一张时,我才开始停止怀疑自己,我以为我对摇滚实在不感冒,我以为许巍的歌是男人听的音乐,而男人和女人有本质的区别,我以为我内心过于忧郁,而他要清澈奋进得多,后来才觉得《在别处》不枉为他最好的一张专辑。确实很好听,“你的忧伤,像我的绝望,那样漫长”,突然忆起那个时侯v说,“不要忧伤”,或许从那个时候我开始爱上了他。Anyhow,值得期待的一个夜晚。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