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海边的卡夫卡》

   提前结束了工作的应酬,回到宾馆,可以上网,真不错。挨个儿试了试模版,在耐心失去之前依旧没有找到自己中意的,于是定格在疲惫处。突然想听《黄昏》,想听张学友的老歌,不知此时是何心态。临近吃饭时,对工作突起厌倦,深深的厌倦,或许不是对工作,一种状态而已,那个空气般的人物永远也无法触及,消失在无声和有声之中。房间里很重的烟味,七八个烟筒熏绕着空间,不讨厌也不喜欢,平淡的情绪。
   说说《海边的卡夫卡》吧,说说罢了。自从很失败的有过一篇关于名叫《无极》的影片的所谓评论之后,我对自己写书评或者是影评是彻底死心了,我没有完美的逻辑思维,没有驾驭作品的能力,再不愿意涉及评论一词。无论是书还是电影,我只是把他们当成生活来体验,来感受。
   一直不明白村上的作品在很多人的眼里都是很小资的,是劈天盖地的媒体的影响力吧,或者说有爵士音乐有咖啡有鸡尾酒的生活就是小资的?对小资这个词我是不太认同的,脑子里还是学校教育的烙印,资本主义的东西嘛,不能受其侵蚀。村上的小说读过一些,《挪威的森林》是第一本,半懂不懂云游一番,接着是《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然后还有一些短篇,他给我所展示的世界是有些阴郁的,大量的内心描写常常让我对号入座,本身就寒气十足的我常常无法自拔,犹如这本图书馆借来的《海边的卡夫卡》。周末我独自一人泡了一上午的图书馆,看了一期世界文学,借了四本书回来。路上就开始翻阅这本久闻的书,书的封面是海蓝色的,一个没有影像的人头像。这两天,我蜷在下陷的沙发上,躺在床上,坐在人声鼎沸的公园里,春寒仍在的湖水边,捧着这本书,拾起又放下,逃也似的迅速翻完结尾,又认认真真的重新把囫囵翻过的结尾再读一遍,终于算是真正放下了。“《海边的卡夫卡》竟然看得我毛骨悚然”,这是我读的过程中的感受,到后来就有如田村卡夫卡君进入森林的感受了,从起初的恐惧到后来的融入甚至变成自身的一部分。一部作品就有如现实的生活,不同的人看到的是不同的东西。当我从森林中走出来后,我回忆作品中的这些人,发觉村上正如他在序言中所说希望读者通过十五岁少年的眼睛领教世界是何等凶顽,同时又得知世界可以变得何等温存和美好。他并非我所想的如此阴郁。作品中的那些人物,佐伯,大岛,大岛的哥哥,田村卡夫卡,中田,星野,森林中的两个战士,樱花等,这些人过着不同的生活却都从不同角度在享受着生活。在长达七个小时的大巴上,我看着从身边呼啸而过的大货车,那些司机们让我想起了星野,星野说开货车纵然再辛苦他也不愿意坐在四方格子里忙活,驾驭着大货车在路上驰骋也是件不错的事情。看到这里时我记得自己的心受震了,对于这些为生活奔波的人我从来觉得辛苦至极,现在突然觉得自己那操空心的气质简直是演绎到了极致,呵呵。想看看关于此书比较出色的评论却又被淹没在信息爆炸的海洋中,于是我放弃,合上书,我想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感受,不需要所谓的读懂,不需要。
    村上的作品常常会有书和音乐,我会继续读书,也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听懂音乐。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