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有关幸福

    艺术人生,主持人的二十五年。朱军的主持总觉得有些过,但是每次又会让人有那么些感动,游戏打得头昏脑胀,干脆放下书打开了电视,却看了一段这样的节目。节目中闪了几个主持人的段落,最后却落到了倪萍,也促成了这段文字。

倪萍竟是这么的老了。这是我没有想到的。看了这个节目才知道,她离开主持人这个行业已经两年了。电视里的她似乎是开了双眼皮,皮肤那么的黑,头发很不讲究的把式梳着,一身黑衣服,黑鞋,衬托着臃肿的身材。似乎也是第一次看她做主持人之外的节目,这次却应该是真实的她,或者说是现在的她。那么的絮叨,那么的自卑,却又是真诚地让人有些怜惜。只有她的笑容在高挑的鼻梁上还有曾经的痕迹,除此之外她绝非我印象里的倪萍。

岁月可以这样的改变一个人吗,装扮可以这样的改变一个人吗?她上台前有嘉宾抽到她写的纸条,说到主持人是否应该有表演的成分,起初我不明白她的辩解,通过后来她上台的一系列说辞,我似乎有点看到她这些年台下的艰辛了。也许真的是一个文化层次不高的女人,也许真的是其貌不扬的女人,也许真的是不够大气有些絮叨的女人,也许真的是一个在台上表演成分过多台上台下完全两面的女人。离开是她不得不为的事情,离开是必然。然而那又怎样,她给观众带来过太多美好的印象,即便是她表演出来的,那又怎样?此时她在聚光灯前真诚的展示自己,她不是不真诚,而是过于真诚,不够聪慧的运用技巧掩盖需要掩盖的真诚,于是美和丑一股脑摆在了观众面前,毫无修饰。

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触动无法深入,放下倪萍不谈,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人生,没有对与错,只是在自己的价值观里衡量幸福。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