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晴天,最高温度20度,清晨有雾。

  终于把生物钟调到早晨六点,天气已经渐暖了,再没有理由放纵自己蜷缩身躯了,再说南方的城市,外面温度是要比这个长久没有住过人的套房高几度的。很得意于自己的早起,憧憬着清晨锻炼出过汗后一天的舒适,出了小区门才意识到要到那个以前常去的公园要经过几条车水马龙的街道。

  欣然前往,等红灯时,插着耳机,不自主的做了个扩胸运动,不料手就受到了阻碍,遭到了身边上海阿姨的白眼,我连说对不起,白眼依旧。心里吐了吐舌头,还好动作不大,没有使劲,这个城市哪里都是那么拥挤,连只容挤着坐下三个人的公园长椅,也从不介意坐着三个毫无关联的陌生人,或者是一个人和一对情侣,总之,大家都这样冰冷着脸互相挤拥着。绿灯终于亮了,从小就害怕过马路的我到了上海格外警惕,跟着人群过到最后一个自行车道,这里是最难过的,因为不管亮着什么灯,路上有多少人,那些自行车和燃气车是从来不减速的,我小心的避让呼啸而过的非机动车,不料左边却一黑,一个骑着自行车的上海男人,丢下一句上海方言中尚未列入我学习计划的骂骂咧咧之语,在我头脑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歪着扭着又离开了我的视线。我终于站到人行道上了,一阵沮丧后,瘸着肿痛的右腿打道回府,到底是愚笨之人,只会全神贯注的避让闯红灯的非机动车,却忘了既然可以闯红灯,自然也可以逆行着闯红灯。

  还好本命年已过两个月零五天,离年底不远了。或许跟本命年的血光之灾没有关系,仅仅是一个有雾的晴天而已。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