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明年今日

是因为上一篇总结过于悲凉吗?好不容易起了个头,一把鼻涕一把泪写到憨处,却消失不见。v说趁着记忆重写一下,可是文字这东西,不同时间写出来的大相径庭,情绪万千变化,那些酝酿出的文字怕是随风而去了,那么,好吧,我也流水账来一篇,动情太伤神。

诚如消失的文字所言,2010年是即将29岁的我最难忘的一年。

没有人,包括我自己,知道波叔叔的死对我的影响有多大。那是一个普普通通周四的上午,8月26日,那一天阳光很耀眼,我坐在花坛的边沿用手机告知亲人们这个噩耗,从那个时刻起,头脑便如受损般反应迟钝,直到现在似乎还未完全恢复。在这个私人的博客里,要借机谢谢Q,是她告诉我这个事情,陪着我到现场,陪着我接触各方处理事情的人员,直到亲人赶来。这份情谊不会忘记。

应该这么说,我来北京上大学,90%的原因是波叔叔在北京。那个时候的第一志愿是北京师范大学,波叔叔是北师大毕业的研究生,爸爸当时给我填这个志愿跟这个是有关系的。两分之差我第一志愿落榜,但是幸运的是未掉太远,第二志愿录取。四年大学毕业后,又得机会进入了波叔叔的工作单位。

刚来北京的那几年和波叔叔的交流不多,他话很少,不大跟我说什么。那时他的母亲,也就是我的舅娭毑住在他的家里,我有的时候去他家吃饭,晚上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在他家看完了《围城》。在他家从来不会无所事事,因为到处都摆着是书,即便没人说话,随手抄起一本书,时间也很容易打发。

工作后,特别是近几年,他跟我说的话越来越多。他是大师,无所不知,而且对社会对人生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最近这两年我几乎隔一个月就跟他吃一次饭,有困惑的时候就会问他,看了什么书也喜欢跟他交流。能得到他的肯定总会让我很欣喜。比如,他也认为《活着》是余华最好的作品,王安忆终归是个女人,作品过于细碎……他说中国不可能成为发达国家,除非分裂,因为狼要吃羊,没有那么多羊可供中国吃,中国人口太多。他说你不要那么木鱼脑壳,历史的潮流无人可逆,每个人包括资本家都只是一颗螺丝钉,西方文明就是加速人类的毁灭,而整个世界正在被西方文明侵蚀。他对文明有自己很严谨很庞杂的理论,我复述不来,却对他讲的话深信不疑。他走的时候,他的母亲,也就是我的舅娭毑刚去世两个月。他没有孩子,他对他的同学说,他和这个世界的关系不那么密切了。他结婚的时候就约法三章,其中一条便是不要孩子。难道那么久以前他便对这个世间绝望了吗?无从问起,也无需知晓。

他走了,以如此激烈的方式,毫无征兆,又好像早就有计划。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我已经开始慢慢的接受他的死,却无法避免的在某些时刻质疑生命的意义。

原谅我,流水账都记录成这样悲痛。我知道他希望我们都好,我也知道人都有命中注定,我只是很难过,依旧很难过。

 

 

 

嗯,嗯,cheer up!

2010年我结婚啦!v9月4号到北京,用他的肩膀接住了我随时会爆发的泪水。那天晚上我们在什刹海银锭桥附近一个酒吧的二楼,我狠狠的哭了一场,告诉他我有多难过,我们喝着啤酒,两个人都满脸通红。他回北京的五十天里,我们去听了周华健的演唱会,一起回了各自的家。我们挑日子领结婚证,920,“就爱你”,一拍即合。我们和双方的父母一起去上海逛了世博园。我们用三天的时间去了趟阳朔。和他在一起的时光总是那么美好。结婚是件很幸福的事情,人生开始有另外一个人一起分享和分担,变得富足很多,人类之所以要繁衍,也是生命的意义之一吧。v总说,波叔叔不是凡人,他有他的人生。我要养好身体,和v一起养两个孩子。

2010年我如愿以偿学会了游泳,也开始练习瑜伽,2011年要继续坚持。

2010年我托挥姨从美国带来一个ipad,电子阅读另人震惊也另人振奋。2011年还想买一个kiddle(嘿嘿,坏笑一下)。

2010年我成功的换了一个工作岗位。新的办公环境陌生但是还算友好。希望自己在2011年能完成自己的工作任务,学到一些新的技能,每天都很充实。

如果有可能,2011年要去参加5月份的法语考试,虽然现在看来通过的可能性只有10%,但是还是要去试一下。

另外,2011年希望能通过出版资格考试。

2011年1月1日凌晨,v说,“新年快乐,亲爱的,以后的元旦永远都在一起哦。”我期待。

祝爸爸妈妈身体健康,祝我爱的人们平安快乐!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