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无题

上面这幅图是周末去798看大卫霍克尼的画展时拍下的。我们为了看这次画展一共去了三次。第一次是临关门只有半个小时,不让进去;第二次是五一假期休息;这一次终于成行。大卫霍克尼据说是当今国际画坛最具影响力的大师之一,我之前并未听说过他,只是偶然在微博上看到有人推荐便说去看看。这次画展是老头用iPad做的画,我很喜欢他的色彩,v说让我也试试。有一天我坐在马桶上下了一个APP,画了两笔便作罢。画画这件事情没有捷径,前期最基本的线条,光影,构图,都是必须长期练习的。我参加过六次基础课程,对这些基本功并不厌倦,也并不奢求一步登天,只是……再找机会拜师学艺吧。好吧,这是借口,在家练练也是可以的。

前一个月忙得不可开交,进入五月终于闲下来一些。人一闲就容易胡思乱想,不是一件好事情,但是太忙了现在身体也受不住。思想负担其实是最可怕的,还要加强内心的训练。日本推理小说加上实习医生格蕾,直接导致梦里我到处寻找装着头颅的盒子,是不是应该看点轻松的文字和影像?

今年的北京四处种满了鲜花,各色月季的品种也比去年要多,非常漂亮。小区的栅栏边一排一排的蔷薇让人觉得格外的幸福。经过鲜花时,我想起,自己曾经有一个理想,拥有一个种满玫瑰的院子。种玫瑰这件事情去年我是尝试过的,在网上买了好几珠号称三年五年的月季品种,好不容易种到花盆里,被玫瑰的刺扎得满手是洞不说,最终还是没有把它们养活。那个时候我就意识到满院子的玫瑰是需要很大的本事和付出的。如今,就在咫尺,便有满园的玫瑰,有人打理,只需欣赏,那么,还需要拥有吗?人总是在修正自己的欲望。住了一居室便想着两居室,有了两居室又希望有个三居室;工作太闲的时候希望能充实,太忙了又向往清闲;单身时向往结婚,结婚后又盼着有孩子;妈妈在的时候,总觉得这儿没收拾到位,那儿需要装饰,自己当家庭主妇时,地上看得过去,物件堆放得还有屁股的空间就得过且过……唯有读书的时候心是安静的,还有v,他的知足和快乐是我今生的幸运。愿一切安好。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