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新的一天

我在用心营造一种最舒适的生活方式。早晨起来心里还有些烦闷,因为工作也因为一夜的旧梦吧。妈妈的朋友s了,记忆中很美丽的阿姨,不知道躺在殡仪馆的时候是否美丽依旧,不知道这些旧日的朋友包括我的妈妈在参加悼念的时候心里在怎样的涌动,或者是经历太多后的麻木。其实我不喜欢用麻木这个词,因为总被人们用作是贬意,我却以为经历很多之后愤青口中的麻木仅仅是一种沉淀,一种成熟而已。彦用s代替死这个汉字,我很愿意学习这种表达方式,那个中文汉字在我的眼里还过于刺激。我说每个人都会有很多故事,她却觉得这不是故事,就是生活,很平常的生活, 或许吧,或许生活也就是故事。
正在烦闷之中时,敲门声又响起,那个昨天弄得我一脑子火气的敲门声。我依旧衣冠不整,从床上跃起,随意披上外套开门去了。这个小伙子比昨天的领头人要面善的多,也许也因为我做好了心里准备,我善意的对待这个人。交流中得知他是湖北人,七七年的,来上海也有七八年了,现在在上外做,工资论天算,每天六十元。我说你们真辛苦啊,每天那么早,小伙子说,没办法啊,为了生活啊,赚点饭钱不容易啊。这个爸爸常常跟我提醒的道理很是随意的出自于一个靠双手劳动的人,他们流着汗水,用体力来谋生。我突然有些羡慕他们,有自己的劳动技能,可以凭着本事来吃饭。羡慕只是一瞬间,因为我没有这个本事,而且自知无此朴素的心。
累赘的话语不想多说,文字只是用来平静心情,不知道有一天它会不会成为一种谋生的工具,如果可以靠此谋生应当也算是一大成绩吧。而今天,这个没有出太阳却预报有三十度的一天早晨,我把电脑放在桌子上,给自己了一个没有偷懒但是最适合的姿势,快乐而又平静的设计我的生活。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