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所谓神人

      饭局刚刚结束,累得想要睡觉,脑子里没有太多思绪,只有疲倦,因为所谓神人并没有给我带来温暖,只是部分做学问人的一点神而已。
     神人记忆力超人,本单位近五年的书目都可以背诵,说起某某博导,某某院长的生平履历如数家珍,是个读书的人,是个对学问有着狂热爱好的人,在我所接触的人群中鲜见,起初引起了我的兴趣。神人读研二,专业文献学,方向音乐史文献,现在的部分研究生两年毕业,第一年基础课,第二年就写论文找工作了,不可谓不快。神人本年度安排得很满,据说已经安排到明年五月了,去学校代课,写某书稿等等。工作已经联系好,某师范大学讲师,据说承诺两年后破格副高。大点的学校评职称很难,地方院校还比较松,凭完副高争取再破格升正高,之后再读博士,这样可以名利双收,这是他设计的道路,旁边的知情人说他原本准备先考博,现在是曲线救国。我有些诧异,问道你是学文科的,为什么考虑问题会如此现实?他答道,现实是中国传统文化,孔子云“……”,那些不现实的想法实际都是西方的文化,做学问的不评职称还能做什么?
      做学问的不评职称还能做什么?做学问的不评职称还能做什么?我被问住了,是我对社会了解还太少,对广博的知识也涉猎太少,有太多的东西我还不懂,只是我觉得这样的答案没有办法温暖我的心。也许有一天我也会为评职称挤破头,也许有一天我也会每天念叨副高工资四五千,正高工资七八千,也许,但是即便是到了那一天我也不会嘲笑现在的自己,不会的。
     神人每天刻苦读书至凌晨四点,专业知识爱好至极,望着他眉飞色舞的神情,我有些佩服,但仅此而已。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