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我知道我是病人

我知道我是病人。
我知道真正的我正变得下落不明。
是的,但只要我尚未屈从,
便要弄清我是走在哪条路上。

尽管我让自己顺从,
朝着命运指定的模样努力,
我还是宁愿在某一时刻停下来
自由自在。

太多丧失的记忆,
太多丧失的相同的命运,
还有众多的神话众多的历史
一大堆生活,一大堆生活-
所有那些;
我正在迷失自我,迷失方向-
我想叫醒我自己,
我正在用全部的回忆包围我的自我。

如果我那么做算是疯狂,
我倒宁愿聪明而又正直地变得疯狂。
就像尼禄,我正要胡乱地弹响竖琴。
唯独不需要苦难。

作者:费尔南多 佩索阿
译者:杨子

这一年的工作整体来说是愉快的,因为接触了很多新鲜的事物,比如剑桥的考试体系,比如外教们,比如幼儿园和培训学校,比如课堂,比如MOOCs⋯⋯虽然都是浅尝即止,但是接触过便觉得值得。又有一个同事要离开这个部门,走之前跟我说了一些所谓的心里话,大体就是说这里怎样不公,怎样没有发展,包括她所经历的我所不知道的但是即将也要经历的事情,这个和薪水有关。坦白的说,我失落了。我一直以为自己不在乎金钱,其实也质疑过。拥有的时候说不在乎那没有意义,失去时说不在乎才是真的。金牛座的我标榜着物质的大旗,原来心里还是在意的。一直以来工作虽然很多变动,但是收入一直还算过得去,至少心里还算满意,现在突然得知自己挣扎着跳进去的真是个坑时,心里是有落差的。

V说工作又不是完全为了钱,有兴趣做,有收获就好,我问他难道收入不应该越来越多吗,他说当然不。V在金钱方面总是让我很宽心,但是我自己心里能接受吗?眼看着以前跑在我后面的同事已经奋勇直追,把我甩得很远,我再不屑也要承认,或许前途这个东西就此与我渐行渐远。我不是有理想吗?在国企工作十二年的人还在漫谈理想,这是否正常?

是的,我不愿意每天虚度时光,虽然在熟悉的领域我不需要花费什么精力就可以胜任;是的,当身边的同事都学识渊博、温文尔雅时,我觉得和她们在一起我很幸福,而不是酒桌上自己内心的咒骂;是的,当自己还能接触到新鲜的事物,还在学习,并且或多或少有所收获时,我很满足。

也许,收入会减少,也许会比如果还没有变动的我少很多,但是还不至于少到影响生活;也许,部门很不稳定,不知道哪天就要再谋出路,但是当下的每一天尽力去做,有所收获也不是不可以,我是不是有理由可以相信只要没有停止努力,奶酪会有的;也许,我寻寻觅觅,到头来发现自己原来毫无天资,再碌碌也无为,但是如果做与不做结果都一样的话,那么过程中的快乐便是唯一的区别。

好吧,尽量快乐一些,少些担忧,少些自卑,少些自责。

最近被论文折磨得体无完肤,这个任务还不知道是否能最终达成。我希望能顺利交差,答辩过关。我知道自己不够聪明,又不够努力,但是也许它没有想象的那么难。

爸妈已经在去兰州的路上,今年春节会是一个不一样的团圆,天南地北聚在一起的两家人,所谓奇妙的缘分。希望大家都能快乐。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