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我的2015

今天早晨听播客中订阅的节目,2015年的三个关键词。V问我,我说,life,disease,hospital。他笑道,后面两个不是一个意思吗?我说我想不出第三个词。刚从孩子的哭声中惊醒的梦里,我纠缠着大夫,从这头跑到那头,问他这种化疗药是不是优于另一种。

我那么的焦虑,以至于不愿提笔这一份总结。

然而,午睡后醒来看完x准时完成的作业,心里有些自叹不如,又有些欣喜,有友相伴,人生的幸事。我无法企及的他工作进入的那个状态暂且不说,他随手拈来诗词歌赋的文字功底我也先不去羡慕,而读书,刻章,等红灯时练口琴,这些生活中曼妙的时刻让人倍受鼓舞。

又过了几天,继续这份总结。在地铁上才有这份空闲。有一个瞬间想着可以找个地方坐着喝点东西,码点文字,转念一想嗷嗷待哺的娃,便一刻不停的走起来。今天的心情很差,早上中午都哭了一鼻子,刚才在出租车上还忍不住流泪。与病魔抗争是一个艰难的过程,这其中的滋味只有同病相怜的人才能理解,作为独生子女需要承担的压力在今天突然爆发。流点眼泪也好,舒缓舒缓压力,还要微笑的面对生活,带着家人一起开心的生活。

怀孕,生孩子,哺乳,安排一家人的生活,陪父亲治疗,回忆起这一年,还是要给V和自己发颗大大的红心的。产检一道一道的关卡,控糖,坚持运动,控制体重,顺产,母乳,与疾病斗争,这一年我们都尽了自己的努力,一切还算是顺利。云子一天天长大,无忧无虑的笑着,学会翻身,开始能自己支撑着坐一分钟,手会去拿东西去抠耳朵,这一项一项的大小动作都让我们欣喜着。爸爸也完成了两个疗程的化疗,目前身体状况还算不错,接下来就是安排年后的检查,好希望一切如协和的大夫所言,没有转移!

新生和死亡就在这一年里满满的占据我的生活,如此霸气。

我曾经以为自己当上母亲以后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比如说身材,比如说心态,比如说行为。没想到除了作息发生变化以外,其他的变化并没有那么明显。月子里,cai给我推荐单读,打开这个音频,我的情绪突然间就安稳下来,怀孕时的纠结,产床上的挣扎,艰难的哺乳,这一切都挪移到另一个空间。有那么几个下午的四五点钟,我躺在床上,一个人,听许知远读书,他旁征博引,思维敏捷,选的文字和音乐都富含营养,很久没用过这样的时光。

波叔叔走后,我通往思想界的路猛然断裂,没有阅读,没有人指引,于是常常感到空旷。这一年跟着x读了些推理,读了些育儿,追随着一些公众号读了些文章。倒是仿佛渐渐摸索到一些模式,希望在新的一年能够坚持。

cai在过去的那一年辞去了工作,在家写字画画读书,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她说除了穷酸,真是挺好的。我仰望着她的生活,总是那么的彻底。2015年我也被一个辞职创业的同事三番五次的劝说离职。虽然我几乎没有动摇,但是对我个人来说却是一次鼓舞。出版这个行业对我来说我是喜爱的,但是什么时候能够游刃有余,什么时候能够享受其中,什么时候能够足够自信,这个都不知道。

我生活在妙不可言的等待中,等待随便哪种未来。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