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我们不要伤心了

很久没有更新,零星写过一点,没有写完就中断,今天把碎片一并传上,码字常常是这样,心情难得捡回。

今年一定要去听万芳的演唱会,这个女人陪伴我太多的时光。新专辑没有特别的亮点,却一如既往的百听不厌,用心唱歌的女人,希望她永远唱下去。这次北京的活动都是站席,不知道会是个怎样的场面,我这么有身高优势的人,是不是只能闭着眼睛跟着晃晃,anyhow,可惜今年还是只能一个人去。毕竟这样的演唱会,如果随便拉一个人,同去的人会觉得无趣,而我也会不自在,那么,还是一个人吧。。。

这之后还有一场,张靓颖,彦拉我去看,我没有拒绝,一年已过半,需要些激情。她唱歌不难听。

过去的这个礼拜,下班回家,做饭,吃饭,新闻联播,上网,去四环边的街区花园走十个圈,四十分钟,然后回家洗澡,九点四十五,上床看十五分钟的书,睡觉……夜里的某个点醒来,工作以外的梦境,之后再入睡,六点钟苏醒……打开1Q84,看一个小时,去上班……

如此规律的生活,似乎只因为早晨那一个小时的阅读。没有人知道,这本精装版的书,放在我的视线内,有多么像潘多拉的盒子,夜里不敢碰,白天却舍不得合拢。Book2眼看着就要在明天的早晨读完,3还没有出版消息,这是个让人有点无奈的事情。可是,停不住,直到不得不停住。

捧着村上的书,有时会想起L总的言论。在某个聊天的场合,她说,现在的出版多么的可悲,盗墓笔记那样的书畅销(我没有在意这句话,因为没有读过),之后某个时候,她又说,村上春树的书竟然也能出版,那么流氓,那么色情……我没有忍住,“您说的是渡边淳一吧(我没有贬低渡边的意思,我只是以为她可能是读过渡边),我可是村上的粉丝啊”,接着她继续蔑视的说,《男人装》每个月都往我家寄杂志,都是什么污秽的东西啊,我一收到马上扔到垃圾桶里,不让他们寄,他们非要寄……我没有在背后说人坏话的意思,L总的很多精神还是挺让我敬佩的,只是我心里想,作为一个出版人,似乎应该更宽广才对,或许我不该这样要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有的时候,我也会心怀幻想,不知道会不会有那么一天,我能跟着某个很强大的策划人,见证好作品的诞生,哪怕只是人生很短的一个阶段,也令人满怀期待。另外,等V回来,一定要他买本《男人装》看,据说是国内版的花花公子,男人应该很爱看吧,可惜没有国内版的主妇杂志,嘿。

十点半啦,看快男去。今年的快男,感觉都很有实力,也很帅。。。只是岁月啊,都是那么小的孩子,而我……呵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