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忧伤的老板

    《忧伤的老板》是左小祖咒的新书。左的歌我没听过,或许听过没有记住。黑舞是左的忠实粉丝,那是2006年的某个夏日,他坐在我的对面,说我应该倒持倒持,像个老中学生。我在上海的那些日子总是会不自然的从镜子里看自己的形象,这个粉墨登场、洋气十足的城市对外在形象格外的在意。黑舞是个自认为很牛逼的男人,而左是他的偶像。他和他老婆好像就是在左的演唱会上认识的,两个陌生的男女被上天安排坐在一起,演绎姻缘。左有何等的魅力?CD限价限量,自印图书。而今发本新书,小众似乎要演变成大众……听听,看看。

      闹腾了很长很长时间的机构改革,终于正式拉开帷幕。“积极争取,听天由命”,这是爸爸给我的八个字。虽然近些年感觉老爸越来越固执,但是遇到事情之后,我总是能从他那里得到很多充满睿智又不乏幽默的建议。在Q的推荐下,得一个机会去编辑部门,虽然是做市场工作,但是以本科的学历,在加上波叔叔已去世,能去编辑部门的机会极其难得。我在Q的手下工作这是第四年。第一年的时候,我和Q都从外地回北京,她当经理,我当副手之一。第二年形势变化,改朝换代,她被贬到边缘部门,邀请我和她一起走。当时是有人劝我不去的,我是觉得不能在人家落难的时候就逃离,有岗就走,一干就是三年。被边缘化不算是太坏,有独立的工作氛围,远离复杂的人际关系,钱也没少给,只是有些辛苦。而今,新一轮的改朝换代,Q有幸升官,我原本是可以鸡犬升天的,呵呵,虽是玩笑,但是找个合适的岗位应该是较为顺利的。早晨我在做早饭的时候,突然想起一句话,“你失意的时候和你在一起,你得意的时候离开你”,哈哈,感觉好牛逼啊!那么,我最后会去哪里?老天知道。

      关于薪水的问题,v和爸妈都支持我的意愿,我自己心里倒是稍微有点打鼓,习惯大手大脚,突然收入减半会不会不知所措。相信这是一种积累吧,学习新鲜事物总是让人兴奋的,人生可以有很多开始,如果我足够幸运的话,或许在新的一年有一个新的开始。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