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志明與春嬌

彭浩翔的名气显然已经足够大,ruzuo在豆瓣上一招呼,那么大一个电影院就满座了。而且显然大家对电影都很满意,看的时候笑声不断,电影放完后稀稀拉拉有些掌声,而且还不愿离去。爱情在这个夏日的傍晚被彭sir诠释的那样的自然而又甜蜜。看着他在影片里设计的一个个小段子,不由得会心一笑,和看他的博客一个感觉。人活得这样真诚而强大真不容易。

走出影院,突然有些落寞。给v打电话,声音的那端懒洋洋的,空气在时空错乱中凝固。纵然他是一个很细心的男人,在这一刻却似乎完全无法理解我的情绪,只好挂掉电话,一个人闷闷的在街上走。街边橱窗有一条蓝色的连衣裙,感觉很是清雅,走进去,几个店主人坐在一起聊天,一个服务员随着我走到模特旁,“这条裙子3000多……”,她说了一个牌子,我完全没有听说过,讪讪然的走出店铺,径直走向上周看完电影后吃的那家面馆。

一个人吃饭。

重庆肥肠面辣的要命,尝了两口我就放下筷子。店老板是个四十来岁的男人,自然卷的头发有些浓密,一件浅绿色的Polo衫,带着金属眼镜,微笑着给每一个进来和出去的客人开门。很喜欢这家店的感觉,干净舒适的桌椅,白色透明的玻璃瓶装着沁凉的白水,走的时候店里播着诺纳琼斯的歌。

昨天caicai给我发短信,说是很久没有联系,感觉很抱歉,然后说今年很多磨难,但又不肯细说。我只好遥远的叮嘱她,take care。她问我近况如何,我说“还那样,感情比较稳定,只是生活状态还是单身,一个人到处晃晃,上班,上网,看看电影,上上课,偶尔郁闷一下,偶尔也很开心,大部分情况比较平静”,是的,大部分时间还是比较享受现在的状况,但是偶尔还是会觉得寂寞,比如今天同着人群一起从电影院里走出来,有点羡慕拉着手的情侣。走出地铁等红灯时,“嘭”的一声响,我随着声音望过去,一个骑摩托的人被小车撞得飞起来,东西散落一地。那人带着头盔坐在地上,情况看起来还好,不知道有没有伤到。嘈杂的城市总让人产生不安全感,无限增长的人和车……

万芳出了新专辑,一如既往的好听,好像八、九月份要来内地开演唱会,这一次一定不能错过。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