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应尽便需尽,无复独多虑

  入夜了,我哭了,不是因为委屈,不是为了发泄,是有点无助。昨天在文档中写道:“独在异乡为异客。工作四个年头,常年在外奔波,这次却是唯一深有此感的一次。”睡前和朋友吃了个饭,跟领导聊了聊工作,虽一夜多梦也一觉到了五点多,南方的初春依旧是寒,翻转到七点多,竟有一闪阳光透过厚厚的散发着霉味的窗帘射到了床上,用力扯开窗帘,满目的阳光,心情不自觉的好了一下。
  去街头摊煎饼,第二次见到拿着鸡蛋去摊煎饼的上海人,我推翻了上次经历的偶然性,生活活生生的摆在了我的眼前,柴米油盐酱醋茶,把锅架起来,让生活更现实一点吧。“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需尽,无复独多虑。”是啊,多虑做甚?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