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幸福的味道

      ST里96首歌突然只剩下一首能出声,它属于一张专辑,叫做《幸福的味道》,或许这是上天的暗示,给我正要启动的年终篇取了一个美丽的名字。今天看到X在blog里提到要做个总结之类的,于是躺在美容院里我开始在脑海里搜寻关于这一年的回忆。坐在电脑前翻看以前的博客,有点惊讶的发现这两年的岁末年初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类似于总结和期待之类的文字,印象里的一篇竟然也已时隔三个年头,时间在文字里跳跃并凝固,而我,年岁在实实在在的增长着,其他的东西不置可否。
      给我做美容的小姑娘从我头上扯下了一根白头发,她估计经常做这种事情,而对于我来说,这是第一根。虽然在心里安慰自己,还有很多人少年白头呢,我快27岁了,已经很幸运啦……只是内心那个强打的微笑确实有点苦涩的味道。回家跟妈妈说,妈妈很是吃惊,我倒是很平静的说,那有什么,快30岁的人了,在她眼里,我还是很小的孩子吧。
      本来想细数一下今年走过的地方,做过的事情,感受到的点点滴滴。然而就在这样一个周末的上午,电视里放着火箭对黄蜂的比赛,我突发奇想在厨房烧奶茶,心里很轻松的放弃了这篇惦记了几天的年终总结,文字还是让它来得随性一点吧。新家有随机文章的功能,有的时候自己也会点进去看看,果然泛滥着悲伤。其实不难理解,对我来说,文字似乎是疗伤的温泉,泡过后面色绯红,通身发微汗,格外舒服。这不是什么坏事,但也不是什么好事,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在心情舒畅的时候码字,难免会显得有点矫情。但愿像BSS说的那样,多写写,自然会好一些。
      读小说的经历,这是第一次。诗歌是用来读的,但是小说应该不是。在我的概念里,小说读出来就是评书。我对评书并无好感,小时候没有听评书的环境,来北京后听评书都是在出租车上。记得一天夜里,我们几个女孩坐在出租车上,那个粗蛮的司机用很大的声音放收音机里的评书,车内满是淫秽的空气,我请他换个台,却没有被理会,那种恐惧至今还能忆起。后来听V说,《穆斯林的葬礼》就是在广播里听的,我也想起一直比较喜欢的电视散文(虽然用电视这种媒介读散文很容易让人无法集中精力,被换台是经常的事情),再加上我们喜欢的小说都可以当做散文来读,于是被读出来的小说就有了温暖的气息。也许读的人需要集中精力去识字,听的人往往要更加专注一些。我是在读完之后的第二天清晨才意识到《黄金时代》实际上是一篇爱情小说,这篇被看过至少两遍的文字,再读过一次之后,使我更加喜欢上王小波,那种心灵的真实被他用独属于他个人的文字描绘得清澈动人,像红海的水。而村上的短篇,坦白的说,读过不多,且没留下太深的印象,由声音体现出来的影像在头脑里一直环绕着,许久许久,依旧是我喜欢的宁静和小众孤独的美。从那一天起,我们的时间多了一种丈量方式,那就是小说。时间在两种情况下是被用来倒数的,一种是节日,一种便是别后重聚,如果后者也可以算做节日的话,那就可以归结成为一种情况。我让V仔细的描述那天的情形,可是在我的脑海里依旧只有那些零散的片段:他提着她的包和她一起匀速的和我们保持着距离;他们两个人完全让人感觉不到累,而且还穿着皮鞋;我给他们照了张合影;他的手机和某队友的一样,而且没电了,用她的给朋友回电话,记得是接下来继续活动;两个人在饭店门口被我们一帮多嘴婆说得有些害羞……仅限于此。完全没有想到,半年后,几乎没有联系,很自然要变成陌路的我们,要一起去争取上天赏赐的运气。于是,2008年,这个被比做成第二个1976年的庞然大物,在第四个季度,对我来说,被填满了幸福的味道。我期望着这种幸福能跨越年度,延长很久,更久……
      很快就要到2009年了,感谢妈妈这一年里几乎过半时间的精心照顾,祝福爸爸和她身体健康,每天都开心。当然还有朋友、亲人,不一一细数,因为常挂在心头。还想斗胆把祝福送给这个地球,没有正义的战争,没有坏的和平,这个冬天对很多人来说并不那么轻松,但愿聪明的人类可以很坚强乐观的寻找到繁衍生息的持续前行方式。特别的祝福要送给新年的春天,多给我们俩一些运气吧,一切和想象的一样美丽。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