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常态的疯狂

      尊敬的领导:
      本人自2008年8月来苏丹工作至今已满九个月,目前我负责的东部项目和北喀等变电站的地质勘测工作已告一段落。由于春节没有回去,家中父母对我非常想念。另外国内女友催促回国与双方家长见面,本人年龄渐长,也盼能早日解决后顾之忧,更好的为公司工作。特此申请回国休假一个月。望领导批准。

                                                                                            申请人:V
                                                                                            2009年5月9日
     在我的要求下看了v的申请,看过后笑得前俯后仰。说不清为什么,虽然每句话都是完全符合事实,但是用文字的方式跃然纸上,就感觉很好笑,或者在我的头脑里,报告之类的东西一定会有虚伪的高度和冠冕堂皇的理由,突然这样的真实和直白让我有点不知所措。不管怎样,期待尊敬的领导恩准。
     关于v回国的事情,最近一两个月一直处于比较伤神的状态。当一次又一次的期待变成失望后,我再一次告诫自己凡事先往坏里打算,这样不至于让自己太难过。申请信中的催促其实是妈妈的主意,我对待这件事情是等待的姿势,并没有更多的作为,只是一种情绪而已。随之而来的是自我安慰和退步,比如随缘,比如好好经营自己的生活,再加上这期间别处飞来的暧昧,让人有些狂躁不安,这是我处事的习惯,退让再退让,鲜有争取。妈妈在电话里说,让v想办法还是回来一趟,如果合适就把这个事情定下来,如果不合适也别互相耽误了,毕竟人和人见面后才会有感觉。她说这些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从上海回北京那一年,如果不是她鼓励我去跟领导开口,恐怕我还要在上海多待个一年,而一年后形势突变,现在还真不知道在何方。跟v讲了这个事后,他倒是说我不说他也会去跟领导申请,只是催促之事就这样变成一个理由出现在上面的申请里,有趣至极。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