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结婚后,过年变为不成文的规矩,一边一年,今年轮到我家。往后会不会移到北京,我不知道。都是独生子女,一到过年,未迎来子女的那方总归让人觉得冷清,明年或许可以考虑一起过。
列车高速行驶在由南往北的铁轨上,土地上渐渐有了积雪,虽风雨交加却满眼春意呼之欲出的南方渐行渐远,春节算是告一段落,明天打扫打扫房间,收拾心情,新一年的工作即将开始。是的,工作显然成为目前最费脑的事情,我能尽快适应吗?
今年过年带着v拜见了多位先人,外公外婆,爷爷奶奶,波叔叔,还有爸爸的舅舅,舅妈,姨等。爸爸说敬坟是为了寄托思念,其实也是做给后人看。72岁的他向来开朗豁达,远近闻名的乐观达人,只是时间啊,它一刻不停,车轮般往前撵,我尽量不让自己多想,却也难免在深夜里忧郁的醒来,惟愿家中的父母们身体健康,不能在身边陪伴你们的儿女心含愧意。临上车前,妈妈尽一切可能往我包里塞东西,还照例熬了一碗当归汤,我想要拒绝,她却执意要我喝,虽然她也知道这一碗根本起不了什么特殊的作用,可是看着我喝完也许就觉得呵护到了自己的孩子,这种心情或许只有为人母后才能深刻的理解吧。剧神医指点,今年还有可能升级,题外话,小地方看病真是方便很多,当然大病除外。
这几天见了很多朋友,大家都是以前的样子,见面后欢乐一涌而出,你一句我一句拼凑过往,那些年的日落日出大家都还记得。我们五湖四海,平时联系很少,却一见如故,聊天中鲜有各自陌生的现状,短短的一面,叙叙旧才能暂时将我们凝固在故乡里。
这次带着隔壁的邻居h以摄影为由去了趟x的新家,x的爸爸无比热情,他说他和阿姨都很高兴,或许儿子的同学多多少少能带去点儿子的气息。我在q里和他聊天,说起故乡可能是我们再也回不去的家,他说,这是个伤感的话题,但是父母会理解的。以前和x的父亲接触不多,只知道他对x很严厉,后来几次见面大家都是放假回家,自然都很亲切。这次求教才知道他的摄影和后期都是自学成才,年轻的时候还自学过画画,他说他自尊心很强,不喜欢总问别人,所以就自己琢磨。看着他的作品,心里油然而升敬佩之情,学不来他的精神,学不来他的技术,那就多看看空间里的片子吧,那些将世间的美消化后表现给世人的人都是值得尊敬的。
再说h,我初中开始就和她是邻居,我们在一起玩耍过很多寒暑假,她很会画画,之前画阿拉蕾,乱马,尼罗河女儿,那是一绝,我俩还曾经互画脸谱,有照片为证,不用说我的脸部很精彩。后来她因为成绩不太好去当兵了,退役后回来工作。她的孩子已经七岁,我印象中已有近十年没和她一起玩。今年巧得很,聚会回来楼下碰到她妹妹,得知她在家,敲门进去她一个人在,随便一聊知道她这两年开始旅行,拍了些照片,一看她的片子惊到了,到底是有画画功底的。她说她不喜欢打麻将,也很少看电视,现在孩子大了得空就玩玩这个。我们兴奋的聊了很长时间,她说她在yy都没人交流这个,所以也促成了后来带她去拜见x的父亲,有趣的是两家的大人竟是世交,家里这点就是有意思,转来转去几个熟人。当然,也就是这些牵挂会让人少一些自由,到点结婚,到点生孩子,一切按部就班,如有违背难免受唠叨。我随意问了问两位在家工作的同辈,都是工作十年了,他们生活舒适,有很大的房子,收入也还不错,但是都不喜欢现在的工作。他们都说工作就是为了生活,能安排好生活,照顾好家更重要。我于是有些恍惚,工作就是为了挣口饭吃,这一点也没错,那么我费劲气力从一个悠闲的岗位晃悠到一个焦头烂额的岗位,只为了心中那一点点所谓的兴趣到底对不对?或许人生没有对错,每一个人的人生也无法比照,愿我的朋友们每天都过得开心。
今年除夕在舅舅家,吃得很香,住得也很舒适,还和v在山水间的公路上徒步了一个小时,细雨蒙蒙,风景如画。作为一个家庭妇女出来做客还是很有收获的,看来我还需要勤快一点,今年争取在工作和家庭中更加平衡一点,按x爸爸所说,凡事多想想,按爸爸所说,分清重点,不要蛮干,锻炼好身体,迎接我们的2013。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