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塞纳河左岸之恋

看到更新的blog,有些心酸却又无奈的感觉,翻出手机来发消息过去询问,才意识到手机里那个号码已在某个时刻被删除。

Make the memory,一早上听到这样一首歌名的时候,心里一抖,是的,回忆是最不可靠的,我可以过滤痛苦,或者过滤快乐,或者干脆抹去。那一夜过去一些日子了,总想找个时间记录点什么,却没有。依旧是有些心酸和无奈。只记得燃到天明的那盏昏黄的台灯,它无所畏惧的亮着,记载着无需控制的泪水和无奈的笑容,记载着灵魂的摩擦,它记着,我就无需记忆了,等到有一天,自身的悲哀和畏惧已随时间淡去的时候,我会慢慢的整理它,或许也伴随着淡黄的灯光。

生活着,总会有一些琐碎的烦事,我有很长时间没有动过气了,即便在大家都动气的时候,我也安慰着自己,生气不能解决问题,不能解决问题就无需白费力气伤身。

 

Blogcn确实有点功能退化,好几天都上不来,前些天的文字现在一并贴上来。今天据说三十六度,空调房里的我们不知道是否也会慢慢退化。任何事情都有保质期,包括快乐和痛苦,在我看来,他们都比麻木强。

可怕的是水泥房里的我日益麻木……
    城市表情委实有趣,日子会有趣起来的吧,我在努力。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