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埃蒙斯是行为艺术家,毫无疑问

    埃蒙斯最后一枪打出了4.4环,这一枪引起了妈妈的回忆,那个上届奥运会上误击临靶的人正是四年前的埃蒙斯,大家都被他逗笑了。魔障、心理阴影等等舆论如潮水般涌来,小飞在上班的路上轻松的说,他是行为艺术家,大家不要再争论了。呵呵,我很赞成这个观点,毫无疑问。

   很久没有写点什么,一来妈妈在家,衣食无忧,吃得饱睡得香,每天又有精彩赛事,似乎每天都过得很快;二来也是因为最近在读罗素的《幸福之路》。这本书是Yurri推荐的,我逛了几个书店,最终还是在万圣找到了中英文读本。Yurri已经在我的生活中慢慢隐退了,是否能拥有这个朋友,我也不知道,至少现在还没有,说不清楚是自尊心在作怪,还是最初交往的目的太直接。事情过去一个月,我有时候会想起他说的话,“人海茫茫,真正有意思的人,其实不多,却能够彼此识别”,我于是也会很乐观的期待,人海茫茫,总有一天我们能够彼此识别吧,和我一起赞叹那梦幻般的夕阳。By the way,这些天北京的天气确实好,那透彻的蓝天完全不亚于美国的西海岸,呵呵,什么心理?

“渐渐地,我学会了对我自身缺点的漠不关心;懂得了将我的注意力日益集中到外部事物上:世界的状态,知识的各个分支,我所喜爱的个人等等。的确,对外界事物的关心也有可能带来各自的痛苦:这世界可能会陷入战争,某些方面的知识有可能很难获得,朋友们可能会离我而去。然而这种痛苦不会摧毁生活的本质因素。而那些由于对自我的厌恶产生的痛苦,则往往会给生活的本质方面以灭顶之灾。每一种外在的兴趣都会激起某种活动,只要这种兴趣仍旧存在,这种活动便能完全防止人的厌倦及无聊意识的产生。相反地,对自我的兴趣,不可能导致进取性的活动。这反倒有可能促使一个人去记日记,从事心理分析,或者成为一个僧侣。然而,只有在修道院的生活常规使得僧侣忘却了自己的灵魂之后,他才会变得幸福。他由宗教获致的幸福,本来哪怕是一个清道夫也可以得到,只要他坚守岗位,一如既往。对于那些自我专注过于严重,用其它的方法治疗均无效果的不幸的人来说,通向幸福的唯一的道路就是外在修养。”

     当我看到这一段的时候,我心里哆嗦了一下,甚至想到要关掉博客,或者是象那些男人们一样评书、评电影、研究下技术、做些翻译之类,也就是上述外部事物、外在兴趣等等,矛盾之余干脆停下来。停了那么多天,难得今天办公室那么安静,工作难得的清闲,我想,还是记录点什么吧。

     F终于去美国了,那天晚上我心里打鼓一样,坐立不安。给Cai发短信,没有反应,那一刻我多么需要有人能陪我嘲讽一下自己。认识F五年,他对我影响有多大,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一个发生在严肃的思想领域的神交,最后以极其滑稽的行为划上了句号,我不知道该给自己下段什么评语,他终究还是去了美国,这另我有些厌恶自己,是这样的。

     崔永元和鲁豫是我最喜欢的主持人,昨天的荣誉殿堂里老崔采访美国体操运动员肖恩,那是个爱笑的姑娘,喜欢读书、写作、画画、作诗,当然也热爱体操,我深深的被她感染了。肖恩散发出璀璨的个人魅力,和我们运动员肩负的民族使命,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教育的迥异,其实根深之处是价值观。美国的个人主义和中国的儒家文化在我看到的世界里强烈的碰撞。地震之后我们所见的中国人值得骄傲的温暖,美国教育带来的惊人的创造力和个人能力,我常常徘徊其中,怎样的世界才是最美好的?突然想起两天前看的全民超人,呵呵,这个世界,谁知道呢?和弟弟们在一起生活了一个月后,我开始学习在自己烦闷的时候找点喜剧片,然后一个人对着电脑发出周星驰式的大笑,确实很快乐。十几岁的男孩子那么的充满活力,真让人羡慕。

      有幸借工作的名义,去了深圳图书馆,比想象中的还要令人惊叹,阅览区全部免证,借阅完全自助,借用博尔赫斯的话,“我心里一直都在暗暗设想,天堂图书馆应该是深圳图书馆的模样,”呵呵,美妙的旅程。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