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半生缘

上周日下午

从法国文化中心出来,天是阴的,恍惚间以为到了深秋。  
吸引我去看≪半生缘≫的原因倒不是张爱玲。张爱玲的小说我并不是很喜欢,过份的悲伤。她文笔很好,但是她笔下女人的命运总是那么荒凉,连抗争的力量都没有,她从头到尾都相信命运。这么说来,其实许鞍华的手法也差不多,但是因为喜欢她导演的≪天水围的日与夜≫,所以就跑到这里来了。当然过来还因为比较喜欢这里的剧场,小而精致。  
看电影之前扫了两眼豆瓣上的评论,说是不如书写得好,这是必然的,表现手法不同。电影拍得还不错,黎明演得很好,吴倩莲、黄磊、梅艳芳都演得不错,葛优和王志文戏份不多,但是感觉都很到位,这就是导演的功力吧。  

今天

下班前情绪有些不畅,说不清来由。或许因为工作,或许因为v
的不确定,或许只是因为又一个周五的晚上。一周过得那么快,领导由最初的横竖不满意变成完全的不管不问,虽然可以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总有些自娱自乐的感觉。顺其自然吧,享受这空闲。
        临走前想到一个去处:万圣书园。公交不用转车可以到达,车上人也不多,有座位。路上v打电话过来说有暴雨,赶紧回家。很是温暖。只是已经快到目的地,而且阴霾的情绪让人反倒愿意淋一场雨,或者是点根烟。这样的情绪,万圣是最好的去出。果然没有失望。这里一如既往的寂静,满满的书架中三两个人沉浸在书的味道里。看完徐冲≪做书店≫(增订本)里更新的内容,被他逗得直乐,这位博库书城的老总,继续着他的特立独行,一针见血的描述着书业的风云,只是这两年不多的文字里莫不透露着实体书店日益萧条的无奈。
        我在书架间穿梭,过于昏暗的日光灯令我眼睛干涩,这一次我为什么感觉到一股陈腐的味道。艺术区域似乎还可以做得更好一点,看起来怎么像是很久没有打理?或许是我不够专业吧,但愿如此。当然,新书区还是很让人振奋的,一个书店平铺的书籍代表着它的品位,万圣的品位自然毋庸置疑。看到很多耳闻不如一见的新书,最后还是挑了一本最新一期的≪读库≫,一本书业方面的书-俞晓群的≪这一代的书香≫。拿着书在醒客点了一杯熟普,据菜单上介绍,这普洱是云南某商人以茶换书的物件,五级的,味道还可以。醒客的灯光显然比书店舒服很多,沙发也比较舒适。窗外是黑夜前天边的一线光,憋足了要下雨的气势,晚上七八点光景。我打开俞晓群描述的那扇窗户,“那一缕书香,怎消得独孤寂寞。” “选书的唯一标准就是存留价值。”就这一句话竟让我眼睛湿润。我们的标准呢? “资助!销量!拿奖!……”好吧,我不该如此激动,现实是残酷的,而我是无能的。这两年好好打基本功,希望有一天可以出一本有意思的书。
       这两天的沮丧倒也不是没有别的缘故,两个月前抽的血前天才想起去拿结果。原本只是有一搭无一搭的消磨时间,查查身体,结果被大夫疑似子宫萎缩,让我去专业的医院进一步检查。那天我有点想哭,当然不是很伤心的那种,只是很恍惚。一直胡乱说不知道能不能生出孩子,因为我总是喜欢做最坏的打算,可是当一张化验单摆在面前,某些指标偏高时,很难告诉自己该怎么去想。v很好,我想要给他生宝宝。
       昨天晚上在床上被一条毛毛虫蛰了一下,它随后被我捏死,扔到乌龟的嘴里。我躺在床上,以为自己是牛河。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