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寐遥喧 +

书店

   不知是不是因为在图书馆待得很是兴奋,还是因为回来时看到路边那家曾经专卖礼品的冷清小店,此时的橱窗和店中央摆上了衣服吸引了一些顾客,这两天心里又开始琢磨开书店的事情。现在这种世态下,书店经营惨淡有很大一部分的费用是房租之上,我想,或许可以同时卖点棉麻的衣服,适合读书时穿的衣服(在书城上看到一篇夏志清的小文,说到读书时换上旧衣裤),这样会让书店有更多的进账吧。想着想着很是兴奋,除了书,还可以有喝茶的杯子,弹烟灰的缸,当然还有适合阅读的音乐,书店的名字叫做布衣书店,等等。不过,也许书店还是纯粹一些好吧。谁知道呢,生存和梦想总是在搏弈的。
    今天在网上搜些书店的信息,先是上海,后是安徽,而后突然想起厦门,想起那个入夏的下午,踟蹰在通着海风的房子里,那个异常普通的外表,和耳闻的一些故事,坐在电脑边的我笑了。那发生的故事啊,那些海潮的岁月啊,那和着岁月一起流逝掉的朋友的青春啊,一切,都在这秋季的阳光下变得美好。
    也许网上书店是条路,但是哪里比得上坐在自己的店里,放着想听的音乐,结识爱书的朋友快乐啊……

Blog